鹤晚

超级ooc的雨天。

·私设如山
·非常ooc
·法语是百度翻译来的

停电了。
突如其来的大雨席卷了圣翔音乐学园,整座楼被黑暗吞没。
无法进行自主练习,无法正常上课,老师只好给A班的各位放了一下午的假,在门禁时间前可以自由在宿舍楼活动。

可对于西条克洛迪娜来说,所谓的假期,迎来的永远是更严苛的自主练习。这可是不可多得的超越天堂真矢的时间。尽管这次无法练习,她还是在宿舍用自己的平板电脑一遍又一遍地循环天堂真矢的表演,分析自己的差距以及下定决心超过她。

不过这次,她失策了。

门吱呀一声,爱城华恋的脸探了进来。

西条的手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,她在心中责问自己为何进宿舍的时候没有锁门,然后啪地一声合上平板电脑,对着那张微笑的脸大叫:

“Pourquoi vous entrez sans frapper(为什么你进来不敲门)!”

“小克洛,你说法语我可听不懂啊……”

“爱城华恋!你来干什么!”西条巴不得快点让爱城华恋说完然后拒绝,继续研究超越天堂真矢的方法。

“啊对了!我们房间里在开聚会,我觉得小克洛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一定很孤独,所以你一定要……”

“不去。”西条干脆利落地打断了她的话。

“所以你一定要来!天堂同学说她也要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西条再次按捺不住打断了华恋的话,此时她的嘴巴一定张成了O型。

天堂真矢竟然也要去?她竟然不想精进自己?还是说她太累了想要休息?她真的不怕我超越她?还是她觉得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需要担心?

不行,我要好好把握天堂真矢没有把握的时间,然后超越她。西条想。

“我,我说,天堂同学说她也要去,她还说在这方面也一定会赢……”华恋显然是被西条突如其来的发言吓到了,愣了一会才说出这几句话来。

哈?
天堂真矢对自己就这么有自信?

“我要去。”

不经思考,西条就从嘴里挤出三个字。

一定会赢?今天我就会让你一败涂地!

进了华恋她们的房间,西条不由自主地感叹房间真小,九人都到齐了,大家坐在地上围成一个圈,几乎没有缝隙。

除了天堂真矢旁边。

又环视了一圈,在确认除了天堂旁边之外没有其它任何一个空位之后,西条才坐在那里。

也好,说不定敌人近在咫尺更能激起我的斗志。西条想。

说是聚会,其实不过是大家聚在一起玩扑克牌罢了。从小接受严格教育的西条没碰过几次扑克牌,第一局就败北了。

“等等!这不公平!我连扑克牌的规则都不清楚!”西条大叫。

坐在她右边的花柳香子一脸坏笑,“天堂同学似乎也没有玩过呀,一定是你的运气不好,小克洛。”

转头看向天堂真矢,她的脸上挂着公式笑,是默认了的意思。

怎么回事,难不成天堂真矢连这个都练习过?西条思来想去找不到理由,只好相信真的是自己运气不好。

“输掉的人可是要接受惩罚游戏的呀。”花柳香子眯起眼睛,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叠卡片,“抽一张吧克洛亲,抽到哪张就按上面的描述去做,不许反悔呀!”

西条克洛迪娜凝视着这叠卡片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“放心吧,如果下局我们输了也会接受惩罚游戏的。”大场绽开了一个母亲般的笑颜。

每个人都会接受啊……这样的话如果天堂真矢输了也要被迫做这种游戏的吧!如果我接受了,天堂真矢也就没有理由不接受了!西条露出了胜利者般的笑容。

为了下一局……!

西条将手伸向那叠卡片。

“阿拉,是在犹豫不决吗?那就让妾身来帮你抽一张好了。”趁西条没有动作的时候,花柳香子迅速抽出了最上面的一张。

“可不准反悔哦。”花柳香子将卡片塞进西条手中。

“那么读出来吧克洛亲!”花柳香子狡黠一笑。

“呃……与左边的人,碰鼻子,10,10秒……”西条的声音越来越小,微红的脸从卡片背后显现出来,看向大家。

左边……不就是,天,天堂真矢!

花柳香子和爱城华恋笑眯眯地看着她,真昼和光则是皱起眉头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,banana依旧笑得人畜无害,纯那拿着一本书似乎在入神地读着,只可惜书拿反了,石动双叶低头看着自己的脚。

西条又转身看向那个位于她左边的她最不想看的人,天堂又露出她的公式微笑,问道:“怎么了吗?”

“呃……没……你真的,呃,可以吗?”
“既然是游戏规则,我会遵守的。难不成西条同学想破坏规则吗?”

“快一点呀,克洛亲。”

“呼……”

算了,这一次就赌上我的骄傲——反正又不是接吻——天堂真矢,下一局我一定会……!

深呼吸,把手搭在那个人的肩膀上,闭上眼——等等怎么像是要接吻一样——睁开眼——为什么我有点心虚——闭上眼,更加靠近,直至鼻尖碰在一起……

好近。

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声。

西条回想起了那次starlight,她凑在天堂耳边说话时,她惊讶的表情。

现在的她,是什么样的表情呢?

西条悄悄眯了一下眼睛,看见她在注视着自己,又慌乱地闭上了眼睛。

天堂真矢,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嘛。

“......9,10!”

十秒真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漫长。

“bananice!”大场从相机后探出头来。

“等等!banana你竟然把照片拍下来了?”西条气不打一出来。

“哦真的吗?不错不错!”双叶凑到banana旁边想看照片,却被西条的目光吓得退了回去。

“好了,我们继续!”西条咬牙切齿地瞪了一下天堂真矢,半分钟前对她的好感早就烟消云散。


“怎么会……!”伴随着神乐光的最后一张牌出手,第七局,又以西条的失败告终。

“花柳香子!你刚刚是不是又在偷看我的牌!”西条
再一次大叫。她已经忍无可忍了,花柳香子总是会趁她不注意记下她所有的牌然后告诉石动双叶,石动双叶再告诉星见纯那……西条怀疑最后所有人都知道了她的牌。

“阿拉,没有证据的话不要诬陷妾身呀!”花柳香子又露出了她的招牌坏笑。

花柳香子……下次的Revue,就让你感受一下我的怒火!西条想。

石动双叶甚至对她比了个good job的手势。

这七局,除了中间有两局是好心的露崎真昼小姐和星见纯那小姐输掉之外,全部是西条失败。

她甚至已经做过对着天堂表白等等奇怪的惩罚游戏。但是西条仍然没有放弃,没有放弃让天堂真矢失败的希望,尽管那是如此渺茫。

这次西条自觉地抽了一张惩罚游戏卡片。

“这次是……”仅仅是瞥了一眼,西条的脸色忽然变得十分难看。

“呃……吻一下……一位同性的嘴……”

只是念出来,西条就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。

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。西条在心里咬牙切齿。

爱城华恋忽的站起身来:“啊坐久了好想出去透透气,小光你陪我一起去吧!”然后一把拉起不知所措的神乐光就往外跑。
“华恋!等等我!”露崎真昼也跟着跑了出去。

“啊……妾身肚子有点饿了呢。双叶亲,我们先回去吃点东西。”花柳香子摇着扇子,用眼神示意双叶快走。

“啊……好!”说罢,两人像脚底抹油一般逃走了。

“啊!等……”西条意识到了氛围似乎有点不对劲。

“失陪了,我要回去复习了。”纯那啪的一声合上书本,匆匆低头走了出去。

“啊呀……”banana皱了皱眉头,“我去给大家准备甜点。”

西条呆呆地看着忽然空下去的房间,“为什么只剩我们两个了?”

“这样不是更好吗?”天堂直直地注视着她。

“你不会还想着要我完成那个奇怪的惩罚游戏吧?”天堂的眼睛里似乎有着和平时不同的神色,这让西条有点退缩了。

“不管怎么说,游戏规则就是游戏规则。难道说,你不敢?”

“有,有什么不敢的!”西条怒目而视,但实际上她并不是那么的大胆。

“我说天堂真矢,你,你是不是,”西条深吸一口气,“是不是有点,有点喜欢我……?”话一说完,她就像被灌了酒似的面色酡红。

“你刚发现吗?”她的表情和跳舞时别无二致。

“那……我们两个算是扯平了。”

“你指什么?”

“……刚刚的惩罚游戏,向你表白的那个。”一说到惩罚游戏,西条忽然变得十分生气。

西条被吻了。

意外的不错,被那家伙吻的感觉。

算是交往了吗?大概吧。

今天就先放你一马,天堂真矢。

还有输掉游戏什么的,就先原谅她们好了。



(大脑变成一片空白之前,她依稀听见了快门声和“bananice!”)

第二天在西条克洛迪娜的逼迫下,心软的露崎小姐还是告诉了她,昨天的游戏,是某天堂小姐一手策划的。

天堂真矢,我一定要在Revue上让你感受本小姐的怒火!






















弄假成真的一日女友

津岛善子,一位从前自称是堕天使夜羽的普通高一女生,
在值日完毕,一只脚将要踏出教室门时,
被那位受全校同学追捧的高二学姐樱内梨子,
堵住了去路。

“什,什么事?”
即使对面前这个人了解颇深,津岛善子还是不由得不安起来,
因为这位学姐对她国中时期所有的中二历史了如指掌。
怀着要变成普通女高中生的愿望,在升入高一前,津岛甚至特意拜访了樱内,要求她对这些事守口如瓶。
“十分抱歉,这么晚来打扰你,其实不是什么大事……”
尽管言语中处处带着礼貌,但是樱内的眼睛却没有安分,扫视了整个教室,好像是在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。
这让津岛平添了十分的不安感。
因为梨子在学校太受欢迎了才会确认周围有没有人,一定是这样的,津岛试图安慰自己,可是却并没有什么作用。
环顾四周后,樱内的眼神才停在津岛身上,缓缓开口:
“有一件想要拜托你的事……”
津岛善子,这突如其来的脸红是怎么一回事!津岛在心中暗暗骂道。
是的,在国中,津岛甚至给樱内写过情书,不过情书大意是“封你为上级小恶魔”这样滑稽难懂的话。
“那个……因为最近表白的人很多拒绝不过来,所以……想拜托善子……”
“呵呵,是小恶魔梨梨的愿望啊,那,那就说出来让堕天使夜羽来,来帮你实现好了!”
津岛努力伪装出一副平常的模样。

“想拜托善子假装做我的一日女友……”

听到不是关于中二历史的事,津岛长舒了一口气,但是气还没有舒完,又一阵心悸袭来,
“什,什么?!”
津岛一个踉跄,差点撞倒了一张桌子。
看到堕天使小姐为难的样子,樱内又补了一句话:
“是假装啦!不过不同意的话呢,可能几天之后,浦女的同学全都知道你堕天使夜羽的身份了吧……”
梨子笑得人畜无害。
可,可恶,竟敢威胁堕天使!答应这一次之后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!善子再次在心中暗暗骂道。
但不知为什么,堕天使小姐似乎十分开心呢。

清晨,夜羽就接到了樱内的电话。
“……什么事?”
“夜酱,早安。
今天我们是一日情侣,不要忘记哦。”
手拿电话的津岛还没有反应过来,手机里就只剩下对方挂断电话的声音。
多亏了樱内,这个早晨,代表黑暗的堕天使大人与白昼的战斗,堕天使大人获得了史无前例的全胜。
早晨,津岛从公车下来时,看到了在站牌边笑着的樱内。
中午,樱内带来了两份便当同津岛一起分享。
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了梨梨的女友,但是真是美好的一天呢,除了和梨梨一起走的时候同学们的目光。津岛露出了满意的微笑。

“你要送我回家吗?”
看到了樱内和自己一同在站牌前等车的津岛有点疑惑。
“作为你的国中同学,我还没有去过夜酱家,当然要趁今天的大好机会拜访你家啦。”
真是合理的解释,但津岛总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汉堡肉糊掉了!”
正在厨房制作料理的樱内突然大喊起来。
“……是谁在几分钟之前刚说自己最擅长的料理是汉堡肉的……”
嘴上这样说着,津岛还是进了厨房。
一打开厨房门,津岛就被从背后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津岛的脸忽然开始红了起来,意识到背后的人不仅是来帮忙做料理的同学,更是她今天的男友。
“这是要闹哪样啦!快放开啊我说你!”
“既然晚餐糊了,那今天晚上我应该吃什么呢?”
樱内说话呼出的气打在津岛的耳朵上。
堕天使大人的脸变得和西红柿一行红。
津岛的身体忽然被转过来,眼神被迫和樱内的眼神对上。
还没来得及反应,对方的吻已经落到了自己的唇上。霎时间耳边汉堡肉的滋滋声都消失殆尽。津岛的大脑一片空白。她酒红色的前发在津岛脸上
尽管如此,津岛还是没有拒绝这个吻。
像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,樱内终于缓缓起身。
“那个……抱歉,夜酱。”

“啊……那个……没事……”

“那个……你写给我的情书,其实早就看懂了……”
“诶?!”津岛又是一个踉跄,差点撞到汉堡肉。
“之所以一直没有给你我的答案,是因为我一直无法面对自己的心情……不过呢,昨天我已经想好了,我果然,还是最喜欢你了……”
堕天使大人的脸现在像汉堡肉一样红了。
“所以,可以每天都做我一日女友吗?弄假成真了呢……抱歉。”
津岛这才敢抬头,发现樱内的脸也和她的别无二致,一样的红。
“……那就以夜羽的名义,和,和你缔结终身契约哦,梨梨……”

“嗯!”